<
继续看书

楚青想起这些,就越加钦佩天符帝了。

数江山万年,历朝历代,以武道定境界根本,再广开百道,这是前所未有之先例。

历史上大圣王朝圣太宗雄才大略,一代雄主。

但在修道天下的管理上还是很乱的,虽万花齐放,但没有一个境界根本,导致各自体系的境界是五花八门。

比如武道巅峰叫武帝,剑道巅峰叫剑仙,儒道巅峰叫圣人,法道巅峰叫法王。

现在好了,在大云境内,管你修什么道,皇家没有独尊这套说法。

不像神武朝,你要敢大张旗鼓的修儒道之外的道,分分钟就有圣人把你咔嚓了。

虽说你修什么皇家不管,但是你得按照大云境界品级来,不能再整出另外一套境界体系,那可是诛九族的大罪。

顶多让你在九品的时候奖励一下,修武的可以落字武圣,学剑的落字剑圣,读书的落字儒圣,跳大神的落字法圣,其上统称为帝境,其下按照制定品级统一。

说实话,对于自家皇爷爷广开百道,楚青还是认为利弊是很大的。

历朝历代,除了一个圣太宗,为何都独尊一道? 还不是为了皇权的统治。

例如以神武王朝独尊儒道,几乎把儒道巅峰的那一帮子都关在皇城了,外界其他路子不能乱走,就不怕出现几个不受控制的高手。

说白了就是限制帝国境内山头宗门的存在,以及其他大道出现帝境,特别是剑道。

那玩意儿杀伐太强了,历史上就没有那个朝代没干过杀剑修助兴的事儿。

所以剑修基本都是凤毛麟角的存在了,而且历史上就没有剑道立国的例子,妈的,主要是被杀绝了。

但大云天符帝就不一样了,他不但没杀剑修,还专门给剑仙找了一块地儿:西蜀

闲来无事,老人家还多次跑去那老山里打架。

当今剑道,除了西蜀那千年老山中那位剑圣,就只剩下北方白山黑水之地,大青帝国的那位传奇女子了。

如此看来,天符帝敢于开百道,是多大的魄力和自信。

老爷子武儒双帝,根本就不怕自个儿打下的天下中再出现几个帝境,在加上拥有皇道龙气加持,谁他妈打得过啊。

但老爷子是猛了,他的子孙可就难干了,当皇帝,不但要有智慧,还得能打。

天符帝何尝不明白,但照他老人家的话:“老子自个打的江山,怎么地还要给后人守好?有本事自个儿打去呀! 想要当皇帝又怕坐不稳,那还当个球。”

正当楚青神游的时候,殿外突然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。

楚青转头看去,就看见一老一少面容憔悴,风尘仆仆的男子。

两人走到门前,看见那副棺椁,面色顿时悲戚,为首六十来岁的汉子,竟瞬间红了眼眶。

楚青强忍着爬起身子,受到情绪感染,带着哭腔喊道:“外公!舅舅!”

两人一愣,片刻,竟见是楚青好端端的站在那里,一时间又悲又惊又喜。

老汉上前几步一把抱住楚青:“我的好外孙啊!”

中年男子强忍激动,倒是不敢僭越,毕竟是宫中,他可不敢胡乱称呼,只是压住颤抖的声音抓住楚青的手道:“大爷!你的身体好了?”(这是指尊称)

见楚青点头,老汉和中年男子喜极而泣。

“好!好了好啊!”

楚青看着自家外公和舅舅发自内心的关切和开心,泪水止不住的流着。

当然他们的激动还有另外一层意思, 那可是涉及到大云的万里江山,涉及到帝国的宗庙社稷,涉及到那个至尊无上的位子,更涉及到无数人的未来啊。

老汉就是太子妃的亲爹赵戊,大云的赵国公,九品武圣 ,跟随天符帝打天下的老人之一。

中年男子则是太子妃的亲哥哥赵锴,大云的定远侯,六品脱凡境。

俗话说上阵父子兵,打虎亲兄弟。

两父子本来在三月初受命领军神武卫三万人前往南安平佛道之乱的,不成想仅仅过了一月,就听闻了如此噩耗。

太子突然升天,太子妃跟着自尽薨了。

赵戊虽说面容苍老,但身躯壮硕,眼中精光四射,即便是收敛了全身的武道气息,依旧能让楚青感受到扑面的压迫感。

这就是在无尽草原,一战打下北元八州,一人力战北元三位法圣而不落败的赵大将军啊。

这也是他将来登上那个位置,最有利的臂膀啊,是他楚青如今除了皇爷爷楚元,最亲近的人了。

当然,还有一个威震大云的护国公,他的舅姥爷秦川,此时只怕也要从西蜀赶到了。

在原主记忆中,无论是还未赶来的舅姥爷,还是他的外公和舅舅,都对他特别宠爱。

他还记得,无论是外公或舅姥爷每次出征回来,都会带给他一些江湖上那些稀奇古怪的小玩意儿。

那时候啊,他总是盼望着舅姥爷和外公多多出去打架,然后给他带不一样的礼物。

他还记得,自己这个唯一的舅舅,更是给自己当马足足跑了一天,这些都是独属于皇宫之外特别珍贵的亲情。

“外公,舅舅,你们匆忙万里奔回,辛苦了!”

管他什么礼制,此时此刻,大不过亲情。

赵戊眼圈当时就红了,摸着楚青的头,猛然瞧见自家外孙苍白的脸。

“好外孙啊,你脸上气色怎的如此之差?”

楚青摇摇头,泪珠挂在脸颊,事宜无碍。

这时甲腾英跪在地上道:“赵国公!你快劝劝大爷吧! 大爷他大病初愈...已经整整在这里守了三天了,连一滴水米都未尽,奴婢看在眼里,说不出的心疼。”

“什么?”

赵戊闻言顿时大怒,周身散发出一股让人胆战心惊的气息,他红着眼眶看着自家外孙:“你这是干什么? 你的身子多金贵你知道不知道? 你他娘....”

脏话还没骂出来,就被赵锴一把捂住了嘴。

这可是在宫中啊,自家老爹也太口无遮拦了吧。



》》》继续看书《《《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